Sim.

【全职高手】【喻黄💙不拆不逆】

【喻黄】机要文件

*双特工paro

*有bug

*州州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么么❤永远爱你!!!



   黄少天用联盟配的万能钥匙打开了目标公寓的门。他发现整间公寓静得出其,没有意料中目标与敌方的缠斗声。公寓里除了浴室亮着灯,一片漆黑。

   可能来晚了。他一边提高着警惕接近浴室,一边想到。

   果不其然,等他移动到浴室时,便发现年过60的政学家被割了喉仰躺在浴室里,浴室的地板基本被血覆盖。黄少天也不受影响,判断政学家已经没救后便收回目光,转身进了书房。

   反正他的目标也不是保护这个时忠时奸的政学家,他要找到的是这个政学家手上拿着的关于联盟早期建设的机要文件。

   把书房都翻过一遍了,却没有发现机要文件的踪迹,黄少天不禁皱起了眉头。联盟收到的线报明明是确定文件在书房里的,难道线报有误?或者是政学家又把文件藏到别的地方了?

   正当黄少天走出书房,准备到公寓的其他地方翻翻看的时候,突然听见走廊尽头有上膛的声音。

   屋子里还有人!杀害政学家的人还潜伏在屋里!

   脑海里这么想着,但在听到子弹上膛声的那一刻,黄少天作为一名饱经训练的特工,他的职业素养早让他的身体做出了反应。他通过上膛声推断敌方开枪的大概位置和角度,尽量避过子弹会射到的地方,转身就往公寓大门的方向跑。

   黄少天不打算和对方硬碰硬。他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潜伏在这里,他身上带着的弹药也不多,而由于这些人到达此处的时间显然比联盟收到的情报中所说的早,联盟也并没有为他配备后援,因为在本来的计划中就不会有和这些人碰上的机会。所以黄少天打算先撤退到公寓外,再作打算。

   但是在跑的过程中,黄少天脚下被绊了一下,歪了歪身形,被对方的子弹擦过手臂。手臂被擦伤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火辣的刺痛,不过这点伤还不足以影响黄少天的动作,他正了正身形,继续往公寓外跑。

   他跑到同楼层的另外一扇门前,正准备用万能钥匙开锁,手搭上门把的时候发现门居然没锁!他也没再多想,轻轻开了门进了这间公寓后,又轻轻地关好门上了锁。等他转过身打算打量一下这间公寓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带着眼镜,手上拿着马克杯的男人正有点发愣地看着他。

   公寓里只有沙发旁的落地灯散发着柔柔的淡黄色亮光。黄少天瞄了瞄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他猜测这个男人刚刚应该是在看书,期间去倒水回来的时候,就撞见自己鬼鬼祟祟地溜进他的家里,还把门反锁了。

   黄少天庆幸这个男人看见他此番可疑的行为后没有大声喊叫,不然他就要被人发现了。他忍不住又多望这个男人几眼。毛衣松松垮垮地挂在男人身上,背后落地灯的暖光从男人身后轻柔地裹住他,为他增添了一份慵懒感。黄少天像着了迷似的又把目光移到了男人的脸上。男人的五官要是单独拿出来看都说不上出挑,但当五官都衬在他的脸上时,却十分和谐,也十分好看。嗯,是我的type。黄少天如是想到。

   在黄少天“打量”自己的时候,喻文州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浅浅的笑容,等黄少天差不多“打量”完自己以后,喻文州才开口问道:“请问,你是?”

   这时黄少天才回过神,开始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的身份和任务。他必须筛选出能够和喻文州说的信息,还要为这些信息构架另外一个故事,他总不能什么都跟一个普通市民说。按理说,这样的“扯皮”对于黄少天来说应该是一件易事,但当他一对上喻文州的眼,却一边掩饰一边觉得心虚,他觉得喻文州什么都能看穿。于是支支吾吾一轮后,黄少天决定快速收尾,避免说多错多,“.…..总之,我现在正在执行一个官方部门的工作,事出突然,只好把你这里当作临时据点。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说罢,还把他的证件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既想让喻文州在看到证件后不再怀疑他,又不想给喻文州看见他所属的部门。毕竟,他所在的特工部门是不能让大众所知的“官方部门”。

   “呵呵,是吗?”听完黄少天的解释,喻文州也没再过多询问,还和气地对黄少天又笑了笑,问:“有我可以帮忙的吗?你好像受伤了?”

   “.…..”听到喻文州的话,黄少天不禁一惊,这个人在黑暗中是怎么察觉自己的伤口的?自己的动作行为也很正常,他自觉没有做过暴露自己受了伤的行为。

   见黄少天的脸上突然布满警惕,喻文州只好再补充:“我是一个外科医生,对血腥味比较敏感。”

   黄少天没有搭话,反而离远了两步上下打量着喻文州,似乎是在考虑他的话是否可信。等黄少天脸上的警惕消散后,喻文州才接近黄少天说,“如果不介意,我帮你处理下伤口?不然很容易感染。”

   黄少天抿着嘴唇又犹豫了下才回答,“好吧,麻烦你了。”

   闻言,喻文州便拉开茶几的柜子拿出家用急救箱,心里感叹黄少天的警惕性真高。想着,又加深了笑容。

   黄少天在一边看着喻文州笑得深不可测,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正常人看到有人闯进自己家里不单止不喊不叫,还能安安静静地杵在那里等人看了他和他的客厅一个遍才开口问来人的身份。他要不是真的生性平淡冷静,就是可疑。不过黄少天还是走过去让喻文州帮他处理伤口了,一方面是因为喻文州说的确实没错,伤口不尽快包扎确实容易感染,另一方面,黄少天有自信就算喻文州真要对他做点什么,他也能赢过他。

   等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喻文州借着落地灯看了看他的伤口,皱了皱眉后便开始用手术剪剪开黄少天的衣服,还不时观察黄少天的表情,在上消毒药水的时候还对黄少天说道,“可能有点痛,忍一忍。”

   消毒水淋过伤口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忍不住皱了眉。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人处理枪伤,喻文州处理伤口的时候也确实足够温柔,但到底还是痛。等痛过后喻文州拿绷带帮他包扎,他盯着喻文州帮他缠绷带的手法,又拧起了眉。

   喻文州这缠绷带的方式可不是普通外科医生缠绷带的方式,倒是略像自己在联盟学习的包扎手法。难道喻文州也是联盟的人?

   正当黄少天想把话问出口的时候,阳台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响声。两人同时转过头望向阳台,虽未发现异样,但都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妥。

   在黄少天第一反应想站起走过去察看情况时,喻文州按住了他,迅速完成了包扎的收尾工作,才说了一句“等我来”,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黄少天那句“不行,危险”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喻文州两三步就跨到了阳台门口附近,他靠着阳台玻璃门隔壁的墙,透过在阳台门另一侧的全身镜看到有几个人正从隔壁屋的阳台爬过来。于是他走回黄少天身边,拉着他,轻声说了句,“走”。

   可是黄少天却纹丝不动,只是把手压在了腰间的枪上。“我,不,走。任务还没完成,大不了和他们正面刚!”黄少天对喻文州做口型道。

   “他们人比我们多,刚刚扫了一眼每人身上都起码配着两把枪。而我身上没有武器,我猜你身上弹药也不多,不然你刚刚也不会选择先撤退到我这边来,现在的处境对我们很不利,我们也没有必须和他们对战的理由。”喻文州见拉不动黄少天,边蹲下在他耳侧轻声说,“再说,你要找的东西在这里。”说罢喻文州便起身走向餐桌,从餐桌底下翻出一份文件。

   黄少天作为一名特工,夜间视力自然不差。他一眼就看出了喻文州手上那份文件正是他要找的机要文件。他眼睛一亮,便急匆匆地向喻文州走过去,想夺过文件,还一边用气音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喻文州在黄少天靠近的那一刻眼神突然一变,左手把文件塞进黄少天怀里,顺势把他拉向自己,右手则拿过黄少天别在腰间的枪,往阳台方向射了一枪,还在黄少天耳边说,“我也是联盟的人,其他迟点再跟你解释。我们先跑。”

   喻文州说完便拉着黄少天的手往门外跑,一边跑一边又拿回黄少天怀里的文件,一边把枪递给黄少天。看着黄少天准备要炸毛的神情,笑了笑说:“我移动的时候瞄准率不太高。”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也没再多说,专心致志跑路。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左拐右拐,再加上黄少天时不时对身后的追兵放两枪,两人很快就甩掉了后面跟着的人。等确定身后没人跟着他们的时候,喻文州又带着黄少天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简陋小屋前面。喻文州走在前头为黄少天打开门,还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黄少天半信半疑地走进小屋,等喻文州把灯打开,黄少天被小屋里的光景吓得瞪大了眼。

   “你…你这是?变装play?”黄少天看着小屋里挂满一排排各式各样的衣服和假发时,不由自主地扭头问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小基地’,每当需要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变个身’。你大概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吧?我的工作不允许我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不用这么夸张吧?黄少天眼尖,看到那堆衣服里还有女仆装就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别发愣了,先换衣服吧,回头把文件交回去。”喻文州轻轻推了推还盯着女仆装的黄少天说,“你要是喜欢那裙子,等下就拿回去吧。说不定下次任务有用。”说罢,对着黄少天眨了眨眼,选了一套衬衣搭休闲裤的衣服,便走去里屋了。

   被调侃后才回过神来的黄少天骂道:“我靠!谁喜欢那裙子了!胡说八道!要不是看在你也是联盟的人份上,我肯定揍你一顿!”边骂也边拿了衣服去更换。

   “呵呵。”

 


   两人换好衣服出来,都发现自己有点饿了,便一拍即合地打算先去吃个宵夜。但他们在小屋附近逛了将近15分钟,除了一家咖啡店外,就没有其他店是还开门的了。

   “可能太晚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将就将就?”喻文州看着还亮着灯的咖啡店,侧头询问黄少天的意见。

   “唉,行吧行吧,里面应该有什么蛋糕之类的吧,快饿死了。”黄少天也不犹豫,急匆匆地就往咖啡店走,只留给喻文州一个栗色的脑袋。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又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

   “杵在那干嘛呀,快来呀!”黄少天一把推开咖啡店的门,一边朝喻文州招手道。

   “好,这就来。”看着年轻人还朝气勃勃的样子,喻文州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忍不住地加深了笑容。

 


   两人刚坐下点完餐,黄少天就环着双臂盯着喻文州,让他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便开始解释:“我是联盟派来的卧底,最近的工作就是监视那个拿着联盟机要文件的政学家。上头说一旦他要拿着那份文件对联盟做些什么,我就要提前跟联盟报备。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保护那份文件,毕竟,你知道,联盟的敌人还是很多的。”

   喻文州喝了口茶,顿了顿,继续说,“今天我收到联盟的通知,说有人要拿那份文件,但不用我出手,他们会派特工过来,我想就是你没错了吧?”

   黄少天点点头,问:“所以,你也是特工?”

   “对,可以这样说。”喻文州点点头。

   “但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特工部门的特工本来就不多,而且每周都要开一次会?”黄少天追问。

   “开会的都是你们这种特工,但是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卧底特工,连你们都不知道的那种。”喻文州继续解释,见黄少天点点头,他便继续说,“因为联盟不知道今天的任务最后会怎样,所以不让我轻举妄动,不让我在政学家的面前暴露。他们只告诉我今晚有特工会来,让我监视情况,万不得已时给特工做后援。”

   “所以正常来说,我今天不应该见到你?或者说,你不应该在我面前暴露?”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问道。

   “如果任务顺利的话,的确是这样。但是当我刚和联盟联系完后,那些人就来了。我听到动静,估计联盟派的特工要赶不上了,我只好先过去把文件拿到手。当我想再过去的时候,你就到了,所以我就回去我那边,透过监听器听着那边的情况。”

   “那门也是你特意不锁的?”

   “对,”喻文州说,“因为那层楼如果没有其他更好的蔽身处了,我就想着留着门,以防万一。”

   “.…..你想的真周到。”黄少天沉默了一会道,又对上喻文州的双眼,问:“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喻文州。”喻文州没多作思索就回答了。但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愣了愣。因为正常来说,他们这一行,初次见面通常都是交换代号,很少直接就自报姓名。毕竟,哪知道今天的盟友明天会不会是敌人?尤其像喻文州这样的卧底特工,更不会轻易暴露自己。

   愣过一会回过神,喻文州也不介意,笑着问了黄少天句“你呢”。

   “哦哦哦,我啊,我叫黄少天,”黄少天听喻文州这么一问也回过神来,笑的时候露出了小虎牙,看得喻文州心头一痒,“话说回来,文州,今天你也算我的救命恩人了,赏面让我请你吃个蛋糕吗?”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表,时间早已过了凌晨12点,他点点头,笑着说:“那就谢谢少天了,今天正好我生日。”

 



END



(然后他们就谈起了恋爱)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