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

【全职高手】【喻黄💙不拆不逆】

【喻黄】年廿八

*日常向

*两年前的文拿来混个更


        “少天,起床了,今天要搞卫生。”洗漱完的喻文州推推还赖在床上的黄少天,轻声道。

        “唔……再睡一会儿,”黄少天硬撑起眼皮,望了望喻文州,不过就只睁了一下由眯上了,把被子拉过头,声音闷在被子里,“文州…就一会儿,一会儿……..”

        喻文州看着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人,没好气笑了笑,帮他把被子拉下来一些露出头,又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G市今年到了年廿八太阳还是耀眼异常——免得太阳照进来弄醒黄少天。

        唉….还是自己先去买年货让这个家伙再多睡一会儿吧。

        喻文州想着,凑近黄少天,在他额头上印了一吻。

        “少天,你继续睡,我出去买些东西。”轻声地对那人说,换来的是一个不知是真听到还是只是敷衍的,

        “嗯——”

 

        黄少天一醒来摸摸床边,没有人。

        浴室,没有人。

        厨房,也没有人。

        所有喻文州可能在的地方都没有人。

        于是黄少天到饭桌前吃起了早餐。

        黄少天在和荷包蛋对视了3分钟之后突然模模糊糊地想起喻文州好像有和他说过出去买东西了。

       “哎?文州不是说今天要搞卫生么!?还出去!啧啧啧真是。”想通了的黄少天一边把荷包蛋塞进嘴里一边无可奈何[….]地吐槽喻文州。

        当黄少天刚把最后一块荷包蛋塞进嘴里的时候他听到了钥匙声。

        是文州!!

        于是啪嗒啪嗒地踩着拖鞋去开门。

        “文州文州!你回来啦!你出去买什么啊不是说了今天要搞卫生吗还出去买东西这不是浪费时间吗!”黄少天一边接过喻文州手里的东西一边说话一边把嘴里的荷包蛋消灭干净了,“哎哟怎么这么重啊喻文州你买什么了啊那么重!而且既然要买那么多东西你应该把我叫上一起去买啊!”

        “你倒是肯起床才行啊。”喻文州跟在黄少天身后进了门,哭笑不得地说,“而且我是开车去的啦,少天。”

        “………..”黄少天看着额头渗着薄薄一层汗的喻文州冲他笑得温柔他就什么也不想说了。

        “少天?”喻文州见黄少天愣愣地盯着他看,便把他手里的那个袋子也拿过来放进厨房。

        “诶诶诶!文州你怎么大冬天的还出汗啊,来来来快擦擦!”终于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哒哒哒地走到客厅抽了几张纸又快步走回厨房,扳过喻文州的身子就粗手粗脚地帮他擦起了汗。

        “电梯在维修,我爬楼梯上来的。”喻文州任由黄少天蹂躏他的脸,擦干净之后还对黄少天说了句,“谢谢少天。^^”

        “………..”黄少天把纸巾扔进垃圾桶,他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两个人草草地解决了午餐就开始商量这卫生该怎么搞了。

        “首先搞卧室吧?然后再收拾收拾客厅,最后厨房浴室一起搞了?”喻文州一边说一边把刚刚为了搞卫生方便些而换的家居服的袖子挽过手肘。

        “行啊行啊文州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呗,”黄少天也跟着挽起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一切听从组织指挥!”

        “那少天先用报纸铺在床上?要不稍后清理衣柜顶灰尘都到床上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充满了电的样子,宠溺地揉了揉他地头发。

        “收到!”黄少天话音刚落就一溜烟地跑去找报纸了。

        喻文州也转身去阳台把梯子搬进了卧室。

 

        “诶!?文州你干嘛呢小心啊,不不不,你还是先下来吧!”黄少天刚用报纸把床铺好就看见喻文州手上拿着抹布攀上了梯子,不是很稳的样子。

        “怎么了?”喻文州没下来,但也没继续上去,就稳在那里问。

        “不是啊文州,你先下来!我上去吧!你看你动作一点都不利索!不小心摔了怎么办!”

        “你就这么小看我啊?”喻文州看着那人真的是满脸担心的模样,反问道。

        “不是小看你,这人嘛各有所长不是?你就刚好不适合攀爬运动你不要难过,所以你还是先下来吧!”

        “真拿你没办法!”喻文州没好气地爬了下来,“在你心目中就衣柜这么点的高度对我来说也那么危险吗少天?”

        “嗯…有点。”黄少天装作沉思了一会儿认真地答道。

        “呵呵^^少天真是可爱!你先等等,我给你拿口罩,上面灰尘好多。”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脸不由得背后一寒…大概又会晚节不保了今晚!?

        “喏,带上。”喻文州把一次性口罩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快手快脚的把口罩就准备往梯子上爬,却不料被喻文州拉住,“怎么了?”

        “口罩没带好。”喻文州说着就伸过手放在黄少天鼻翼旁捏了捏,把口罩压紧。“现在可以了,小心点。”

 

        等黄少天把衣柜顶的灰尘扫干净,两人又一起把卧室的地扫干净擦干净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文州,我脖子好痛!!!QAQ”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歇息一会的时候发现脖子大概是刚刚仰头太久现在一阵酸痛。

        “说了让我来吧。”嘴里是这么说,但喻文州还是坐在了黄少天身边帮他按摩脖子。

        “舍不得你脖子疼嘛!”黄少天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喻文州被黄少天突然的肉麻话语搞得一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惊讶化成了一抹笑,“你啊!”说着用另外一只手捏了捏黄少天鼻子。


        等他们把客厅也收拾好之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平时客厅被喻文州收拾得干干净净,不过年末喻文州忙啊,就没时间收拾每天都被黄少天弄得一团糟的客厅,于是这次搞卫生才会在客厅这块花了这么多时间。

        捶了捶弯的太久有点累的腰,喻文州觉得不能再宠黄少天了,于是看着正低头扒饭扒得没有形象的黄少天说,“少天,以后客厅的整洁就交给你了!”

 

        “文州…….不搞了行不行!?”吃完饭的黄少天瘫坐在椅子上,动都不想动。

        “不行,还差一点。”喻文州摸摸黄少天有点鼓的肚子,对黄少天笑了笑,“少天,坚持就是胜利!”

        “去去去别一脸慈爱地摸我肚子,搞得好像我有了一样!”黄少天啪地一下拍掉喻文州的手,“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上一年搞厨房的卫生搞了三个小时!”

        “那好吧,少天你休息吧,”喻文州说着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等我慢慢搞,如果太晚了少天就先睡吧。”

        “…………喻文州你真行!”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用怨妇口吻说话,明知他是装的却还是敌不过,“一起搞行了吧行了吧行了吧!你快去洗碗再说!”

        “嗯,少天真好!^^”说完低头亲了亲黄少天嘴角。

        “…………….”黄少天表示他已经不想去辨别喻文州的笑容到底是窃喜自己的阴谋成功了还是其他什么别的了,和心脏谈恋爱心真的好累。

 

        “呀!喻文州!全喷我头上啦!谋杀亲夫是不是啊你!”黄少天一边叫唤着一边冲进浴室开花洒直接就往头顶淋。

        闻言喻文州马上放下手中去油污的清洁剂,爬下梯子匆匆向浴室跑去。

        到浴室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冲完了头,于是喻文州就拿过毛巾帮黄少天擦头发,“少天,对不起,没事吧?”语气满是担心和歉疚。

        “嗯…没事。”

 

        悲剧是这样发生的——

        因为家里的厨房没有装抽油烟机,于是长年累月下来白白的瓷砖就蒙上了一层淡黄的油污。

        喻文州觉得既然大搞卫生就不差这一点了,他便搬来梯子,他负责清洁高的墙面——因为黄少天脖子已经酸痛了他怎么舍得还让他一直仰着头——黄少天负责下面的。

        在高处喷清洁剂的喻文州大概没料到一直离他有点距离的黄少天会突然位移,移到他下面,所以也没有注意,就直接喷清洁剂,于是清洁剂就这么溅到了黄少天头上。

 

        “外面也只差了些收尾而已,我能搞定,少天,你先洗澡吧。”帮黄少天擦着头发的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刚因冲头湿了一半的衣服,“我帮你拿换洗衣服。”

        “好的谢谢文州!顺便帮我开开暖气!”黄少天也没犹豫,直接一把脱了衣服。

        “你先等等,等我关了门才脱衣服,不然要冷到了!”喻文州说着连忙退了出去然后关门,顺便开了暖气。

 

        飞快地收拾了一下厨房刚刚遗留下来的手尾,喻文州拿着黄少天和自己的换洗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门,“少天,开门。”

        “来了来了文州。”黄少天一开门,水蒸气就直扑喻文州的面门。

        “你快进去,小心着凉。”喻文州一步跨进浴室,关上了身后的浴室门,“衣服我放在这里。”

        “哦谢啦文州,我快洗完了你先出去等等吧~”

        “不用了,今天年廿八嘛,大扫除的日子,我来帮少天洗干净吧!”^^


评论

热度(33)